綜合資訊
綜合資訊> 市場觀察

總理為何會連續三年談中國制造2025

總理為何會連續三年談中國制造2025

2017-03-08  中國鍛壓網                 

李克強總理在人大會議上作出了2017年度的政府工作報告。政府工作報告在展望部分中提到,要深入實施《中國制造2025,加快大數據、云計算、物聯網應用。

 

這已經是中國制造2025”連續三年在政府工作報告中被提起。尤其是在2016年以來,全球貿易保護主義陰霾不散,逆全球化思潮暗流涌動,制造業轉型以提升全球價值鏈中的地位成了緊迫之舉。

 

總理為何會連續三年談中國制造2025

 

20153月,李克強總理首次在全國兩會上作《政府工作報告》時首次提出中國制造2025”的宏大計劃,2016年則是進入到了啟動實施的階段,今年除了用深入實施這樣的表述外,還著重強調要加快大數據、云計算、物聯網應用等產業技術。

 

三談中國制造2025”并不奇怪。5G、物聯網技術,已經趨于成熟,即將發展到新階段。制造業需要大數據、人工智能等技術配合,實現數字化、網絡化管理,工業互聯網已經成為了全球的共識。

 

早在20134月時,德國政府便在漢諾威工業博覽會上正式提出工業4.0”戰略,力爭在新一輪工業革命中占領先機。德國學術界和產業界認為,工業4.0”概念即是以智能制造為主導的第四次工業革命。

 

在今年年初,美國總統川普上臺之后,施政重點便是制造業回歸,尤其是鎖定汽車電子、機器人等新興工業領域,強調要復興美國制造業。美國這一攬子的解決方案被稱為是再工業化

 

各國紛紛強調制造業的重要性和新一輪產業革命的到來密切相關。如果說這一輪互聯網革命的浪潮是在20073G網絡誕生投入商用為標志的話,那么20205G網絡投入商用會帶來更為顛覆性的革命。

 

3G網絡、4G網絡是為智能手機準備的,5G卻是為智能工業所準備的,無論是中國制造2025還是德國工業4.0乃至美國的制造業復興計劃,都是基于新一輪技術革命的產物。

 

工信部部長苗圩兩會前談到,數字化和網絡化是智能化的基礎,智能制造則必須是在實現了數字化、網絡化的基礎上才能實現。

 

要解讀這句話必須要知道,5G具有高速率(可達10G峰值速率)、低延時(1ms)、大容量(相當于目前的1000倍容量)的特點,只有5G才能真正讓延時縮短至1毫秒,并且容納龐大數據處理的帶寬。未來互聯網工業以及更大規模的物聯網必須依賴于5G才能實現,云計算和大數據在5G網絡的傳輸下,才能夠讓數據、計算、萬物互聯真正走進工業生產之中。

 

中國制造2025相比工業4.0長在何處

 

雖然說無論是中國制造2025”還是德國的工業4.0都是基于新的技術革命。不過,中國制造2025”并非是德國工業4.0的照搬和沿襲,用一位專家的話來說,德國工業4.0的核心內容更加關注工業生產方式的質的變化中國制造2025”則是希望通過互聯網+”的應用,實現結構的變化和產量的增加。

 

如果再深入去研究兩者之間的區別的話,德國工業4.0是希望通過新技術繼續強化德國的工業制造能力,而中國制造2025”則是希望在工業相對落后的情況下,一方面通過技術增強生產能力,另一方面通過互聯網引入市場和用戶的價值鏈條,通過一套綜合的體系來提升工業能力、滿足市場需求,推動產業、消費的升級。

 

某種意義上看,中國制造2025”是復雜的國內環境中推動工業和需求的平衡。所以在今年2月,德國前總理施羅德訪華時,特別參觀了海爾中央空調互聯工廠,學習海爾中央空調互聯工廠的智能制造模式。如果說德國工業4.0更通過新技術來提高生產效率和智能生產的過程的話,海爾則是讓制造業和互聯網、服務業進行了更為深入、緊密的結合。

 

從工業生產的角度來看,海爾采用的是互聯工廠的模式,實現大規模精準定制,滿足消費升級需求。在這個互聯網工廠之中,企業更多是根據用戶的數據需求進行產品定制,實現按需生產。按需生產通過技術的創新與發展,以及數據的全面感知、收集、分析、共享,正在讓企業管理者和業務參與者重新審視制造業價值鏈的各個環節的價值。

 

為此,海爾構建了一套名為COSMO的平臺,這是面向智能制造的中國版工業互聯網平臺。這套平臺可以將工廠簡化、軟化、云化,形成了一個以用戶為中心的社群經濟誠信新工業生態。在這個平臺上,能夠依靠連接和數據實現工業生產中的協同創新、眾創眾包、柔性制造、供應鏈協同、設備遠程診斷維護、物流服務資源的分布式調度等全流程的應用解決方案。一套互聯網工廠的架構已經處于初步形成的階段。

 

這一平臺的形成也會也在讓工業生產的價值鏈條進行重塑。美國工業互聯網聯合主席CEO林詩萬在看完COSMO平臺后表示,工業互聯網不僅是設備本身的連接,還是端到端的連接,以及從設備、運營到業務系統的總體連接。

 

也正是如此,這一平臺最大的優勢在于讓數據變得更加精準,工業生產可以逐漸按照市場需求來進行生產。按需生產帶來的視角變化下,電器可能會成為獲取用戶信息的窗口,而用戶會成為數據的來源。電器不再是交易的末端,而是成為一種資源,可以獲取用戶的需求,搭配海爾創業小微的模式,讓前端是工廠,中端是電器和用戶,后端是創業小微的服務,比如說金融業或者是互聯網農業乃至更多延長產業鏈的服務業。制造業、服務業在這種生態閉環之中得到了天然的結合。這個生態閉環之中,社會資源可以得到更為充分的調動。

 

中國制造2025已經探索出了一套有特色的道路。COSMO不同于美國的GEPredix平臺以及德國的西門子的MindSphere這兩大工業互聯網平臺,而是更多的通過互聯網手段,關注用戶的需求,而且也在逐漸被國內其他的制造業企業所使用。

 

而這帶來的結果便是,可以讓智能家居體現的更為徹底,智能家居并非孤立智能與被動服務,否則無法提供用戶一致化體驗,海爾的探索讓人、家電、服務三大平臺實現并聯。比如說你買來一臺冰箱,在使用冰箱的過程之中,大數據會提醒你食物的新鮮程度,而往后衍生的則是對于肉類、蛋類等產品的需求,在大數據將幾方面串聯在一起之后,無論是冰箱本身乃至用戶食品需求的定制都會在一定的計算之內,整個市場的供給都會變得直觀、可控。

 

中國制造業為何會如此與眾不同

 

中國制造業的這條中國制造2025”的道路與眾不同,它是中國國情的特有產物,這和多方面因素都有很大的關系。

 

中國工業基礎薄弱,需要補課。用苗圩在32日提到的一句話來看是這樣的——若使用發達國家工業標準來衡量,我國很多企業現在還沒達到2.0,因而在推進我國工業化進程中需要循序漸進,需要補上2.0的課,還要推進3.0,還要向4.0方面發展,互聯網乃至物聯網恰恰是縮短連接鏈路的最有效手段。

 

對于制造業企業來說,需要善用互聯網才能讓制造業獲取信息的能力變得更強。通過互聯網來補課是非常直接有效的方式,再加上互聯網的滲透率在今天已經逐漸見頂,互聯網企業想要繼續下沉,必須依賴于線下市場和制造業企業,所以雙方其實會有非常緊密的結合基礎。

 

另一方面,中國的互聯網發展、連接的水準遠高于德國,甚至在某些領域已經超越了美國。而德國人口稀少,是出口導向型國家,和中國人口眾多、內需龐大的國情截然不同。海爾這樣的模式可以在提高生產水準的同時,進一步帶動中小微企業在服務業等領域的拓展,擴大就業規模,這是最適合國情的一條道路。

 

總理已經連續三年提到中國制造2025”,相信明年的政府工作報告中,這依然會是無法繞開的一個話題,而中國企業還會有更多創新、獨特的思路展現在我們面前。

 

 


上一篇:無錫機械2017年上半年經濟運行簡析
下一篇:無錫機械2017年上半年經濟運行簡析
稳赚时时彩计划0369 沙河市| 泾阳县| 怀远县| 扎兰屯市| 大安市| 建阳市| 鄢陵县| 大理市| 铅山县| 鸡泽县| 汶上县| 淮滨县| 浪卡子县| 晋城| 张掖市| 南木林县| 祁连县| 深圳市| 宜阳县| 鹤山市| 资讯| 绩溪县| 安庆市| 徐闻县| 喜德县| 大石桥市| 德令哈市| 阿荣旗| 扶余县| 磴口县| 南漳县| 申扎县| 资兴市| 兴海县| 河南省| 公安县| 水城县| 措美县|